玉米尖财经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区块链

三峡人寿董事长临时负责人双双变更 45%股权遭冻结质押存隐忧

2021年10月11日 玉米尖财经网

三峡人寿董事长、临时负责人双双变更 45%股权遭冻结、质押存隐忧

  成立不足四年的三峡人寿,再次迎来高管团队变动。

  8月30日,三峡人寿发布公告称,根据公司2021年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第二届董事会决议,黎已铭已不再担任公司董事长、董事职务,将由张潞闽拟任公司董事长,该任职资格经监管核准后任命。

  同日,三峡人寿还发公告称,经股东大会决议,将由公司副总经理、首席投资官徐永伟担任经营管理层临时负责人,代行总经理职权。而此时,三峡人寿总经理一职空缺已超过两年半时间。

  对于突然变更董事长和临时负责人的原因,本报记者曾向三峡人寿发去采访函,但对方表示暂不方便接受采访。

  攻关之年掌舵人迎变动

  资料显示,三峡人寿于2017年12月获批开业,注册资本10亿元,是第一家总部设在重庆的中资寿险公司。

  而现年56岁的黎已铭为三峡人寿创始人,其于2018年5月起担任三峡人寿董事长,此前曾在交通银行、太平洋保险、华泰保险、永安保险工作和任职;还先后在媒体及地方政府有过任职。

  在黎已铭执掌三峡人寿期间,该公司保险业务收入实现逐年增长,2018年,展业首年,三峡人寿保费收入1103.69万元;2019年,保费收入上升至9.17亿元,2020年保费收入11.02亿元。但同期净利润为亏损状态,2018年-2020年,该公司分别亏损5795.63万元、1.19亿元、1.05亿元。

  当然,作为初创型险企,未能盈利其实无可厚非。一位寿险公司内部人士向本报记者表示:“作为初创期公司,在公司业务规模增长较快、尚未形成规模经济效益的情况下,不可避免地造成了暂时性收支期限错配的状况。从行业发展规律来看,寿险公司一般都需经过‘七平八盈’的锤炼,即需要扛过7年左右的亏损期,才能进入盈利通道。”

  在2021年计划工作会议上,黎已铭提出,2021年是三峡人寿的“攻关”之年,相关工作要求包括,以新发展理念为统领,加快发展;以推进引战增资为契机,深化转型;以高质量发展为导向,做好提升;以严守风险底线为前提,夯实内部管控基础等。

  “攻关”之年行至过半,董事长却迎变动,继任者能否扛起大旗,带领三峡人寿找到一条适合自己的发展路径,尚待观察。

  对于继任者张潞闽的履历,三峡人寿并未披露,尚无法得知其是否具有保险业从业经历,但本报记者从天眼查获悉,张潞闽目前在三峡人寿大股东之一的重庆渝富资本运营集团有限公司旗下多家公司担任高管。如在渝富资本控股的重庆商社担任董事,还在重庆商社的两家子公司重庆百货大楼和重庆商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担任董事和执行董事。

  总经理空缺近三年 三易临时负责人

  与黎已铭离任同步公告的,还有三峡人寿临时负责人的变更。三峡人寿公告表示,经公司股东大会决议,公司副总经理、首席投资官徐永伟女士任经营管理层临时负责人,代行总经理职权。

  现年52岁的徐永伟,于2019年12月担任三峡人寿副总经理;2020年1月担任三峡人寿首席投资官,兼任资产管理部总经理。此前曾任职中德安联人寿资产管理部负责人、首席投资官;中宏人寿总经理助理、首席投资官、资金运用部门负责人。

  而此时,三峡人寿总经理一职已经空缺两年半。在徐永伟之前,三峡人寿已有过两任临时负责人主持工作。

  回溯来看,作为三峡人寿筹建成员之一的安逸民,在2018年6月被监管部门正式任命为总经理后仅半年就离职了。2018年12月,指定黎已铭为公司临时负责人,代行总经理职权。2019年5月,担任三峡人寿副总经理的于致华开始主持工作。如今,临时负责人的“接力棒”又交到徐永伟手里。

  对于险企总经理一职长期空缺所产生的影响,一位保险业专家向本报记者表示:“可能会妨碍公司实施有较长远意义的发展规划,影响公司中层心态和工作积极性,从而通常不利于公司经营的稳健性和效率。 地方性险企高管相对于过去难,是由于保险公司增长和盈利压力增加,高管日常薪酬、收入激励计划均受更多限制,合规责任增多,小公司较大公司的经营压力更大。保险业高质量发展中更需要专业化和创新性,对高管素养的要求也提高了。”

  此外,除了董事长及公司临时负责人的变更,三峡人寿还有其他四位董事会成员离任。其中陈美金不再担任三峡人寿非执行董事;王中合不再担任非执行董事;王国良、杨家学不再担任公司独立董事。

  险企频繁更换高管对公司无疑也将产生一定影响。五道口金融学院中国保险与养老金研究中心研究总监朱俊生曾向本报记者表示,“每一任高管都有自己的经营思路和理念,而这些经营思路和理念要在公司实际经营当中体现出来则需要一段时间,如此公司的整个发展战略才有持续性。但如果这中间有变动的话,那就意味着公司的整个经营理念和思路都会做出相应的调整,不仅会给公司的业务发展带来波动,同时也会影响到公司一些核心能力的建设和培育。”

  45%股权遭冻结、质押 暗存隐忧

  需要引起重视的还有,三峡人寿的股权质押问题。据该公司最新披露的二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显示,其存在45%股权被冻结和质押的状况。

  目前,三峡人寿股东有6家,为重庆渝富资本、重庆高科、新华联控股、江苏华西同诚投资控股、重庆迪马工业有限责任公司、重庆中科建设,前四家公司均持有20%股权,并列为第一大股东;后两家分别持股15%和5%。

  在三峡人寿四位并列第一大股东中,新华联控股和华西同诚控股所持有的合计40%股权悉数被冻结;重庆中科建设所持三峡人寿5%的股权则全部被质押。

  朱俊生曾向本报记者指出,股权质押本是一个正常的商业行为,一般而言,国有保险公司的股权质押相对较少,而民营保险公司的股权质押更普遍,因为民营企业融资渠道相对较窄,保险公司股权是质量相对较高的押品,融资比率比较高,质押融资是很多企业的选择。但如果个别股东有过于激进的质押融资行为,会加大自身流动性风险,进而危及险企股权结构。

  另一业内人士亦曾表示:“股东出质股权进行融资对于保险公司而言并无直接影响,只有当股东无法按照约定偿还融资贷款时,债权人才有可能对出质的股权进行处置。但是,若保险公司的股权被债权人处置,此时就会对保险公司的经营造成影响。”

三峡人寿董事长临时负责人双双变更 45%股权遭冻结质押存隐忧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